中醫藥教育的完美方式——院校教育需與師承教育相結合

【記者吳思強、游勝鈞∕山東濟南攝影報導】在中醫學發展的歷史長河中,師徒相授的師承教育形式曾經是培養中醫藥人才的主要模式,由中醫經典《黃帝內經》可知黃帝師承于“天師”岐伯,在傳說中扁鵲師從長桑君,漢代“醫聖”張仲景師從張伯祖等。山東名中醫藥專家、知名專家、山東省醫師協會中醫師協會分會主任委員張偉教授說:“中醫學通過傳統師承教育的形式,使學徒在抄方跟診中瞭解並學習老師的臨床思維和治病用藥的經驗,在老師的言傳身教中,可以增強學徒的從醫信念,而且在臨床學習中可悟出自己的‘心得’,日積月累,最終成為一名合格的醫生。”

刓陲吽瓟呇衪頗笢瓟呇衪頗煦頗翋巹埜﹜刓陲吽淉衪巹埜桲帡諒忨﹝挔佷扜荌

編者按——張偉,二級教授、醫學博士、博士生導師、中醫肺病學泰山學者崗位特聘專家、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專家、山東名中醫藥專家、知名專家、山東省醫師協會中醫師協會分會主任委員。

張偉教授現擔任山東中醫藥大學附屬醫院肺病科主任,山東中醫藥大學呼吸疾病研究所所長,間質性肺病研究室主任,兼任山東中醫藥學會肺系病專業委員會主任委員;中華中醫藥學會肺系病分會第一屆委員會常務委員;國家中醫藥管理局中醫藥防治傳染病工作專家委員會成員;山東省醫學會第二屆臨床流行病分會副主任委員;山東省罕見疾病防治協會第一屆理事會副會長;中華中醫藥學會科學技術獎評審專家;山東省科技與獎勵評審專家;《中國組織工程研究》執行編委;《世界感染雜誌》編輯委員會委員;《中西醫結合學報》、《中國中西醫結合雜誌》、《山東中醫雜誌》、《山東中醫藥大學學報》審稿專家;山東省政協委員,山東省科協常委。

張偉教授先後獲得多項榮譽稱號:衛生部有突出貢獻的中青年專家;山東省有突出貢獻的中青年專家;山東省名中醫藥專家;山東省突出貢獻科學家;山東省衛生系統傑出學科帶頭人;山東省優秀科技工作者;第六屆山東省青年科技獎獲得者;山東省千名知名技術專家;中國中醫藥十大傑出青年等。先後主持參與國家級課題5項、主持參與省市級課題20余項,如主持老年社區獲得性肺炎證治規律與療效評價研究及應用、中醫肺系病多系統相關研究、肺仙抗肺纖維化的臨床與實驗研究、寒邪及相關因素犯肺的實質分析及模擬研究、慢性阻塞性肺疾病證治規律及系列方藥實驗研究、藥罐療法治療喘息性支氣管炎慢性遷延期技術操作規範的臨床研究、寒邪與氣象因數相關性分析、肺泰治療慢性支氣管炎機理的實驗研究、扶正祛邪法治療遷延期慢性支氣管炎的臨床研究等課題,一系列研究成果達到國內外領先水準,被同行公認與贊同,具有重要的學術價值。獲得國家科技進步二等獎1項,山東省科技進步獎7項(均為第一位),以及其他獎勵4項。發表《血瘀貫穿間質性肺疾病始終探析》、《Jadescreen powder’s affection on the airway pathology changes of COPD white rats》等論文近200篇。擁有4項個人專利,出版《中西醫結合內科新概念》、《中醫肺十病》等學術著作近10部。已經帶教博士研究生、碩士研究生100余名。

圖為張偉教授與研究生一起進行肺部CT討論學習  吳思強攝影

圖為張偉教授與研究生一起進行肺部CT討論學習 吳思強攝影

中醫藥事業是我國醫藥衛生事業的重要組成部分。千百年來,中醫經歷了一代又一代,薪火相傳,名醫輩出。張偉教授說;“中醫能夠薪火相傳,其傳承教育可謂是功不可沒。”縱觀中醫學的教育模式,幾千年來經歷了複雜的變革與發展。現存主要有師承教育和院校教育兩種模式。

一、師承教育的利與弊

在古代,醫術作為一門“技術”,與其他的技術一樣,大多是由師徒相授,父子相傳,經過許多年,代代相傳,中醫學逐漸形成了各具特色的學術流派,例如“河間學派”的劉完素—羅知悌—朱丹溪—戴思恭,“易水學派”的張元素—李杲—王好古—羅天益等。近期頒佈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中醫藥法》為師承教育的中醫學徒們改革完善了中醫醫師資格管理制度,即對於民間通過祖傳或者師承,的確有一技之長,但苦於“執業醫師資格”限制的“民間中醫”,經實踐技能和效果考核合格者即可獲得中醫醫師資格。

張偉教授談到:師承教育作為培養中醫藥人才的有效模式之一,應用於當今社會,其實有利有弊。其優點主要表現為以下幾個方面:

1.重視中醫經典教育,學徒的理論基礎扎實
在師承教育中,“教材”多為中醫經典書籍和老師的流派相關的書籍,學徒從學醫伊始即學習“經典古籍”,且在學習過程中“臨床即是課堂”,知行合一,隨學隨用,所以學徒的理論基礎相對扎實。

2.可充分學習老師個人“經驗”
學徒時常跟隨老師坐診、抄方,通過這一方式瞭解老師的臨床思維和治病用藥的經驗,學生可充分學習本學派的學術思想。

3.因材施教,學徒成才時間相對較短
在師承教育中,學徒學習基礎知識和臨床實踐大多同步進行,相對院校培養模式而言,師承教育有著“因材施教”、“個性化”教育的特點,師徒相授更為積極主動,學徒成才時間相對院校學生而言較短一些。

張偉教授指出:師承教育在中醫學數千年的傳承和發展中發揮著積極的作用,但是師承教育也存在一定的不足:

1.師承教育是老師獨自教授一名或幾名學生。行醫的同時帶教,由於個人精力相對有限,難以大規模培養中醫人才,不能滿足社會對於中醫人才的需要。

2.在師承教育中,教學的內容,學術的思想和臨床經驗由老師個人決定,相對于院校教育培養的學生而言,師承教育培養的學生思維較局限,難以集百家之長。

3.在師承教育中,師徒相授,與院校教育培養的學生相比,師承教育培養的學生較難適應我國現行的醫院體系,操作的規範性需要進一步提高。

圖為張偉教授與研究生一起進行查房學習  吳思強攝影

圖為張偉教授與研究生一起進行查房學習 吳思強攝影

二、院校教育的利與弊

張偉教授談到:“近幾十年來,隨著社會主義建設事業的發展,我們中醫院校教育有著巨大的進步。隨著科學技術的發展和現代醫學教育的興起,現代醫學教育的教學方式和教學內容都逐漸滲透進中醫藥教育中來,中醫藥院校教育有著翻天覆地的巨大變化。”建國以來,中醫藥院校為中醫藥事業培養了大批的人才,成為當今中醫教育的主要管道。

其優點主要表現為以下幾個方面:

1.政府辦學,教育體系多形式、多層次、多專業
建國以來,國家和地方政府投資組建了30多所高等中醫藥院校和許多中專、高職高專中醫藥學校。許多綜合性醫科院校也都設置了“中醫院系”。基本實現了我國中醫藥人才培養的規模化、標準化和教育管理的規範化、制度化。

2. 教育結構不斷完善,教育層次漸趨齊備
我國院校教育現有中專、大專、本科、八年制、碩士、博士、博士後等層次類型。教育層次分明,可以滿足我國醫療行業對於不同層次中醫藥專業人才的要求。

3.中西貫通,博采百家之所長
院校教育多採用國家出版規劃,由專家編寫的綜合性教材,有利於學生全面學習中國古代各家的學術思想。且現代的中醫院校的醫學專業開設中醫課程的同時也開設了西醫基礎課程與臨床課程。

張偉教授指出:學院教育也有明顯的局限性。主要表現為以下幾個方面:

1.院校教育的學生,學習知識和臨床實踐不能緊密結合。理論教學和實踐教學被割裂為相互獨立的兩個階段。

2.院校教育往往注重專科的專業知識傳授,學生容易忽視其他相關學科知識的學習。

3.院校教育容易造成“千人一面”,院校教育的學生對經典醫籍的學習較薄弱,中醫基礎知識多停留在書面,不夠深入。許多中醫名家的獨特的醫學思想後繼無人,有些“派別”已幾近失傳。

3

張偉教授說:“在當今院校教育成為中醫教育主管道的情況下,如何在院校教育中融合師承,發揚師承教育的優勢以彌補院校教育的不足,是當前中醫教育應探索的方向。”

張偉教授指出:“現階段我們應當為‘院校教育’的學生提供更多的接觸臨床的機會,在學習之餘,學以致用,並在課程設置中加重‘經典’的比重,為‘碩士’、‘博士’等高等人才提供更多‘跟師’”學習的機會。同時也為“師承教育”的學徒提供就近的“院校規範學習”的機會。以彌補師承教育和院校教育的不足”

張偉教授已經帶教博士研究生、碩士研究生100余名,他談到:“對於我帶教的學生,會讓每個人每週至少有3次跟診的機會。學生通過跟診才能學會如何與患者溝通,通過抄方,就可以學習我的治療思路和用藥經驗,這對他們將來行醫會很有幫助”

“‘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一直是我經常教育學生的話。”張偉教授誠摯的說道,“我們不僅要想辦法彌補師承教育與院校教育的不足,更應當集兩者之所長,希望在不久的將來,我國中醫藥教育能夠達到師承教育與院校教育的完美結合,將我國傳統文化的瑰寶——中醫藥發揚光大,為更多的患者解除病痛。” 兩岸交流